1. 首页
  2. 营销资讯

当姐姐是危险的,做女团是安全的

作者 | 笋思

女性的天空是低的,

羽翼是稀薄的,

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!

——萧红

1986年,移居美国的歌坛大佬刘文正重返台湾,成立飞鹰唱片公司。当年17岁的伊能静被招入麾下,与另外两位女孩一起组成“飞鹰三姝”组合。

那时偶像团体的概念刚刚兴起,飞鹰三姝出道后大受欢迎,坊间一度流传“男有小虎队,女有飞鹰三姝”的说法。

伊能静在团里年龄最小,走清纯可爱路线,人气颇高,可以称得上是华语女团的初代偶像。

飞鹰三姝没几年就解散了,伊能静倒是越飞越高。

她先是签约唱片公司,成为一名solo歌手,而后又被电影大师侯孝贤看中,接连出演他的几部电影,入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,一时风光无限。

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,少女伊能静走红的那几年,江西南昌的初中生杜华也有一个偶像梦。她的老乡杨钰莹是当时的大众情人,但杜华喜欢的,是海峡对岸伊能静的老乡林青霞。

有一次,杜华在一篇专访中读到:林青霞正是在初中,在路边被星探发现后出演了《窗外》,自此踏上了演艺之路。

此后整整三年,杜华天天在南昌最繁华的地段走来走去,也没见有人前来搭讪。

少女杜华很傻很天真,殊不知就算甜美如杨钰莹,也得是从南昌到了大城市广州之后,才有了发唱片的机会。

多年以后杜华终于来到了大城市北京,但当偶像的年龄已经过了。

于是她开始制造偶像。

2009年,音乐行业摸爬滚打几年后,28岁的杜华创业成立乐华娱乐公司,还说服了那时最红的“韩流”偶像韩庚入股。

▲ 杜华

与韩庚一同到来的,还有韩国的练习生培养模式。

挖掘一批有潜力的年轻人,接受几年标准化的练习生培训,将其中的尖子生打包送出道——这是“韩流”风靡世界的秘密,而在当时,国内还很少有公司这样操作。

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总会分到第一杯羹。近几年如《创造101》《青春有你》《明日之子》等偶像养成节目办得如火如荼,也让杜华成了最大赢家。

王一博、范丞丞、孟美岐、吴宣仪……这些饭圈女孩耳熟能详的当红团体偶像,都是乐华娱乐旗下的艺人。

▲杜华和她旗下的偶像男团

基于选男女团方面的辉煌战绩,杜华坐在了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女团经理人的位置上。

这是个类似选秀导师的角色,面对30位风格迥异、颇有资历的女明星姐姐,杜华一人负责“个人特质”和“成团潜力”两大板块的打分。

这一天,52岁的伊能静走到了杜华面前。

伊能静唱跳了一首很女团的歌,杜华给了她一个很低的分数。

个人特质18分,成团潜力17分,这位初代女团偶像,最终与主持人吴昕、演员刘芸并列倒数第六。

杜华把高分给了谁呢?蓝盈莹,黄圣依,李斯丹妮,王霏霏,几位姐都青春靓丽,也更符合杜华心中的“女团标准”。

身材要好,脸要漂亮,舞台要炸,动作要齐,这是练习生模式旨在培养出的女团标准品。

在这个标准下,伊能静实在太老了。

伊能静出道的1986年,30位姐姐中有12位还没出生,她是节目里年龄最大的那个。

自打五年前嫁给比她小10岁的演员秦昊,伊能静很久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了。这五年里,她高龄产子生下女儿米粒,过起相夫教子、柴米油盐的生活。

女儿米粒上音乐课,有首歌一直唱不好,伊能静想给她做示范,结果遭到无情拒绝。女儿说,让老师来教我就好了。伊能静这才意识到,在家当主妇久了,女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个歌手。

要让女儿知道,妈妈不只是在家里,还有自我价值,伊能静带着这样的想法决心复出。

站上乘风破浪的舞台,那首被杜华打了低分《你说要我爱你》,是她和前夫庾澄庆的儿子创作并编舞的,出发前儿子鼓励妈妈说,“拿你给我们的用心,去给这个世界吧”。

▲伊能静与儿子

由此可见,女性家庭与事业的平衡困境是永恒的。极致性感如钟丽缇,曾经少男们遥远的幻想,最近几年出现在综艺里,也都是以拖家带口的主妇形象示人。

她穿着亮闪闪的肉色紧身衣,在杜华面前跳完了《舞娘》。她努力展示着性感,但最后挥舞彩带的动作,还是不免让人想起广场上跳健身操的阿姨们。

钟丽缇今年50岁,在一众苗条的姐姐们当中显得身材丰腴。一方面是因为她向来以丰满性感示人,另一方面,则是为了做试管婴儿而调理身体。

和伊能静类似,钟丽缇也有一个比她小一旬的丈夫,他们想要一个孩子。

三个女儿来自前两段婚姻,每一段都是惊险的一跃。1998年,这条美人鱼邂逅外籍男友,爱情大过天的她匆匆上岸,在最当红的时候宣布结婚,退出娱乐圈。

虚幻的泡沫容易破碎,生下大女儿不久,这段婚姻也走到了尽头。等到钟丽缇回头是岸,演艺圈只剩一些“妈妈”角色让她演。

第二段婚姻是和音乐人严铮。钟丽缇看中他的才华,但才子往往没钱,连求婚时的戒指,也是钟丽缇买的。

婚后钟丽缇承担大部分家庭开销,严铮做饭、写稿,最后婚姻破裂,是因为“女尊男卑”。

“可能他没想到,做我老公有这么大压力。每次一起出席公开活动,记者都不会写他的名字,只会写‘钟丽缇老公’。”

这个说法就有些奇怪了,和性感女神结婚,怎会不知有压力呢?

▲钟丽缇与严铮

这段七年的婚姻又为钟丽缇带来两个女儿。

她把3个女儿都带在身边,担起职场单身妈妈的责任。直到在一档恋爱真人秀里,她与不知名演员张伦硕假戏真做,再一次走进了婚姻。

钟丽缇倒是不嫌麻烦,每结一次婚,她都要让女儿跟新丈夫的姓。

她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节目里唱《得不到的爱情》,开场剪影的曼妙身姿秒杀一片,恍惚间以为回到了26年前,风靡东南亚的电影《人鱼传说》,她还是那条性感尤物美人鱼。

在那部电影里,她和郑伊健与金城武轮番对戏,三人脸上嫩得出水。

只可惜对钟丽缇来说,出道即是巅峰了。

▲《人鱼传说》里的郑伊健和钟丽缇

第二段婚姻结束后上《康熙来了》,蔡康永问她:你是否后悔牺牲事业,却换来了两段失败的婚姻?

钟丽缇回答:人生短暂,不后悔。如果要我选的话,我还是要那么结婚,那么生子。

不管你信不信,白冰肯定后悔了。当丈夫被狗仔拍到与男明星举止亲密的时刻。

说起来,白冰也是选秀出身。2006年,别人都在看超女,她跑去参加央视的选秀节目《梦想中国》,虽然没什么关注度,但好就好在,这节目的合作方是大名鼎鼎的英皇娱乐。

香港人喜欢白冰这个长相的熟女,所以虽然她只进了8强,却比冠亚军都要签约得早。

英皇也是实打实地砸资源捧她,参演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徐峥和范冰冰主演的《爱情呼叫转移》,当然,这部电影后来最出名的是陈奕迅的同名主题曲。

第二年李少红版《红楼梦》选角,轰轰烈烈搞海选演员,但薛宝钗一角直接内定了白冰来演,英皇方面对此理直气壮:

“我们公司是这次《红楼梦》的投资方之一,我们出了钱,用一个我们的演员很正常。”

不过要论白冰的代表作,还得算是和胡歌一起演的电视剧版《神话》,据说大哥成龙一见到她,就赐名“小金喜善”。

这部剧在当时很火,一举打破了《蜗居》保持的收视纪录,而白冰饰演的玉漱公主,至今还是许多人心中的白月光。

然则无论坊间传闻给了多少资源,有多少大佬提携,白冰就是不温不火。

作为演员,白冰实在缺乏特点,她是美的,美则美矣,毫无灵魂。

她和韩雪、甘薇、景甜一道,被网友凑成京城四美“冰雪薇甜”组合,这个组合有一个共同特点——怎么捧都红不起来。

倒是经历了一段疑点重重的婚姻之后,出现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的白冰,长成了一张有故事的脸。

黄龄和蓝盈莹唱《后来》唱哭白冰的那一段,有人形容,“白冰真是全身上下都写着破碎感”。

想来让一个演员有质感的,不是资源,而是经历。

比白冰还大三岁的黄圣依显然还没领悟到这点。在一片献给姐姐的叫好音中,黄圣依大概是为数不多没有搏得路人好感的姐姐。

黄圣依在节目里每出现一次,大家对就公主病多了解一分。

用时下的流行语来说,黄圣依就是那个把“一手好牌打烂”的人。长相OK,家世OK,“星女郎”出道更OK,《功夫》里哑女流泪那一幕,不知让多少直男心碎。

但与周星驰闹解约后,黄圣依的人生仿佛急速下坠,闷头掉进与杨子的霸道总裁戏码中。

自此她的人生更像是一部闹剧,拍杨子投资的烂片,奥斯卡蹭红毯不成强行“晕倒”,给赵本山磕头拜师,还有就是在《演员的诞生》里表演“海娃死了吗”,毫无长进的演技着实吓到了刘烨和章子怡。

随着黄圣依在姐姐节目里的“兴风作浪”,大家又开始对“杨子到底多有钱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杨氏家族的主要资产——上市公司巨力索具,2019年的营收是19.66亿元,而2020年Q1的正净利润,区区700万。

杨子作为杨家小儿子,从巨力索具中套现的钱,前后一共不过两亿元。这还不算他在影视行业的多次赔本投资。

此前一档访谈节目里,黄圣依曾夸下海口,说杨子每年给她的零花钱就有两亿。

原本颇有灵性的演员,甘当金丝雀也就算了,如果到头来发现,这黄金鸟笼可能只是镀了层金的假冒伪劣产品,那就真的亏大发了。

除了演员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还有女歌手,而凡是芒果台的节目,就一定少不了自家出来的超女快女们。

但僧多粥少,选秀歌手能不能上节目,也是要看资历的。

如果不是和尚雯婕吵架吵出了热度,许飞或许很难得到这个机会。

选秀代有才人出,她只是2006年超级女声第六名,属于典型的歌红人不红,很多人听过《我要的飞翔》《左半边翅膀》《父亲的散文诗》,却不知道是许飞唱的。

她35岁,把这种怀才不遇感带上了姐姐的初演舞台。和其他人的浓妆热舞不同,许飞一件红衬衫敞开,敲着架子鼓唱起自己的歌《不红》,歌词是这样写的:

我的音乐注定小众

我写的歌注定不会红

不停的失去让我不停的放松

还好我尚未承认平庸

距离超级女声比赛过去了14年,许飞又参加了一档选“逆龄女团”的真人秀,尚雯婕成了娱乐公司老板,在一堆选秀节目里当导师。

同样歌红人不红还有黄龄,但她的心态显然好得多:

“我光靠作品就能说话,总比人红歌不红好吧?”

黄龄的歌着实红。2009年快乐女声,郁可唯就是唱了她的《痒》而人气高涨的。2012年第一季《中国好声音》,张玮又是唱着黄龄的《High歌》一战成名。

但选秀歌手的一大通病,是续航能力不太行。张玮很快就没了声响,郁可唯幸亏签了老牌音乐公司滚石唱片,才能一张一张地发专辑,唱唱《时间煮雨》《知否知否》这种热门影视剧的主题歌。

可普通人对她最熟悉的,还是在一个节目里唱《囚鸟》,兴至高潮处,噗嗤一声破了音,同来参加节目的超女前辈纪敏佳,当着摄像机的面,笑得差点坐到了地上。

后来,这段影像被剪辑进“十大车祸现场”,在短视频平台上广为流传,成为了郁可唯抹不去的黑历史。

无论如何,选秀歌手的出现,压缩了传统唱片公司歌手的市场,譬如丁当、袁咏琳、金莎,原本可以更红一点的。

丁当在台北小巨蛋开过演唱会,可谓是顶级实力唱将;袁咏琳出道就打着“周杰伦唯一小师妹”的旗号,受到周董公司上下力捧;金莎则是早早成名,后来又和师兄林俊杰深度绑定,留下许多朗朗上口的对唱情歌。

若不是2005年超女李宇春她们横空出世,这几位港台音乐公司的歌手,应该能有机会像她们的前辈蔡依林孙燕姿张韶涵那样,成为两岸三地耳熟能详的歌手。

▲袁咏琳早年以周杰伦师妹身份出道

托尔斯泰说过,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一个明星的红与不红也是如此。

上面说到的这些“不红”的姐姐,现在都站在了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舞台上,她们最终成团的可能性是小的,她们想通过有限的露脸时间来翻红的心是真的。

曾经和郁可唯一时瑜亮的09快女刘惜君说过一句话:红不红,都是命。

说到红与不红,万茜也有发言权。

作为一名长期不红的女演员,她回答过一道知乎提问:作为一名不红的演员是种怎样的体验?会忙什么?

她写道:

能过上平常的小日子,随意素颜逛街吃脏串,抠脚剔牙也不会被偷拍;在家可以不用拉窗帘,就算被偷拍人家也不会发,因为不红,没有点击量;一个月不发微博,也没有经纪人催着发微博自拍卖萌;……

或许是这份好心态练就的豁达淡定,万茜现在成了这群姐姐里,人气最高的那一位。

根据最近的一份《艺人新媒体指数》,万茜的热度排在蔡徐坤、王俊凯这类顶流偶像之上,当然也超过了杜华的“心头好”王一博和范丞丞。

娱乐公司是很看重数据的,不知道万老板交出的这份数据,会不会让杜华重新审视眼前这30位姐姐们的“成团价值”。

作为30个姐姐中的大姐大,宁静就没有她们的烦恼,因为她没有不红过。

从电影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《红河谷》到电视剧《杨门女将》《孝庄秘史》,再到近几年最火的真人秀《花儿与少年》,静姐一直以不同的姿态活跃在不同年龄层的观众当中。

因此她可以在第一期节目里很有底气地说道:

“还要介绍我是谁,那我这几十年白干了?”

但即便是这样,宁静这几年的戏也少了。不是没有邀约,而是合适的角色不多。

众所周知,中国女演员的一大困境是,不是演男明星的恋人,就是演男明星的妈。一旦上了30岁,就不得不面临没有合适的“中女”角色的现状。

业务能力强如宁静,也会有接不到好戏的尴尬,更不用说其他的姐姐们。

根据DT财经的统计,2018-2020年,30位姐姐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,但能做到年均上线1部新作品的,只有12人。

而与此同时,市面上的女团节目层出不穷,就连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这样一个展示熟女魅力的真人秀节目,也不得不假借女团选拔的形式来呈现。

所以啊,做独一无二的姐姐是有风险的。

不如做个标准品的女团,每天唱唱跳跳,多开心啊。

就像萧红说的那样,女性的天空是低的,羽翼是稀薄的,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。
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

祝每个姐姐

一往无前

乘风破浪

↓↓↓↓

标题:当姐姐是危险的,做女团是安全的 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用户,本站对其内容不负责任,如有版权或其他问题可以联系本站编辑删除信息。编辑邮箱:3763754@qq.com 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duanzhen.com/19434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